登录 | 注册欢迎您访问黄河大合唱官网!
词作者光未然
首页 > 词作者光未然 > 作品 作品

星海园沉思录

来源:黄河大合唱   时间:2017-12-31 04:30:15  编辑:超级管理员






星海园沉思录

光未然

〔题记〕1990年12月5日,曾炜同志带我和叶绿 访白云山下的星海园。

冼星海同志的胸像石雕,由雕塑 家曹崇恩、廖慧兰精心塑造,神情很好。

石像背靠白云山 坡,由一片松柏林竹林相思树林围拥着。园中宽敞幽静,

鸟语花香。我们登上石阶,在塑像旁留连徘徊,不忍遽 去。当时想写诗,

而思绪纷乱,行色匆忙,未能如愿。1991 年5月5至7日,翻阅南游日记,

梳理脑中思绪,写成这 首《星海园沉思录》:


广州的初冬仿佛早春,

白云山林荫道多么幽静!

我专诚看望你啊,星海,

我久违的同志和友人。


虽然长别了半个世纪,

难忘你沉着矫健的身影。

你那洞穿世纪的乐语,

仍然像钟鼓撞击人心。


为什么我抨枰然心跳不停,

眼看这星海园已经临近。

好像不是来访久别的战友,

而是接受一场严峻的考问。


白里透红的花岗石胸像,

背靠浓绿的竹林松柏林。

作曲家用深沉期待的目光,

凝视着远道来访的人们。


不错,这是冼星海在沉思,

思考着祖国和人民的命运。

他花岗石般刚强的品格,

也像劲松翠柏四季长青。


在南海的风浪中诞生。

在巴黎的学海中苦撑。

中华的黎明,群众的抗争,

炼出黄钟大吕的时代新声。


刚离开烽火连天的祖国,

又加人莫斯科东流的人群。

你一生在颠沛流离中渡过,

腿不停手不停歌也不停。


啊!琴弦断了!心弦断了!

这才震惊,我们又牺牲了

多少未完成的艺术杰作!

倒下了,又一个乐坛巨人!


在那如火如荼的年代,

你的声乐节奏似警钟长鸣。

如今太平洋的东西南北,

仍传唱中国人民的战斗歌吟。


歌声打动海外的炎黄子孙,

含着泪眼呼唤祖国母亲。

黄河召唤,长江珠江在召唤,

一股暖流贯通九万里风云。


啊,星海,你还来不及歌唱

人民的胜利,新中国的诞生;

这本是你梦寐以求的啊,

你为此熬过多少难熬的星辰!


应当有冼星海式的大手笔,

来歌唱四十年的光荣历程。

其中有欢乐颂有英雄交响乐;

也有不测的命运轻轻叩门。


啊,光荣四十年,要是都能

像开国年代那样万众一心;

要是新时期长保风调雨顺,

新中国更是何等繁盛昌明!


我们开创社会主义新时代,

大地在改革中推陈出新。

二十一世纪正在向我们招手,

这新的长征可得要聚精会神。


啊,星海,苦命的战友,

这白云山下是多么安静!

你一生不停地奔波流徙,

终于拥有花香鸟语的园林。


这是你的故乡啊,星海,

你从山坡凝望五羊城。

改革巨浪这次从珠江掀起,

羊城是珠江巨浪的中心。


我似乎听到一首珠江大合唱,

乐句用改革者的心血组成,

每一个乐章都有起承转合,

唱出大众喜怒哀乐的激情。


你的故乡人民的大手笔,

在党中央指引下苦心经营。

全国江河湖海此呼彼应,

新时期的大合唱深人人心。


仰望你凝神沉思的目光,

我正接受你严峻的考问:

改革的大船能否闯过暗礁?

你对光辉的前程是否坚信?


我刚到南粤各地旅行访问,

多少新鲜印象使我动情。

我看到江上海上千帆竞发,

水手们迎风拼搏眼亮心明。


只要水手们不迷失水性,

船不离水,党不脱离人民,

不管有多么险恶的急风恶浪,

都不能阻挡我们既定的航程。


我们的党有伟大的生命力,

我坚信,因为我相信人民。

尽管我的诗只抓住吉光片羽,

我坚信彩凤一队队奋翅凌云。


写于1991年5月 载《光未然诗存》1998《作家出版社》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7 - 2022 黄河大合唱 http://www.yellowrivercontata.com 京ICP备16008522号-2

京公网安备 11011502004929号